先有鸡还是先有蛋,哲学家和科学家给出相同的答案

先有鸡还是先有蛋问题的提出先有鸡还是先有蛋,拿这个问题去问哲学家,肯定得不出什么有建设性的回答,可能哲学家会给你分析好多,可依然没有证据能够充分说明,但是好歹有个答案。当然生物考古学可能最终寻找出一...

先有鸡还是先有蛋问题的提出

先有鸡还是先有蛋,拿这个问题去问哲学家,肯定得不出什么有建设性的回答,可能哲学家会给你分析好多,可依然没有证据能够充分说明,但是好歹有个答案。当然生物考古学可能最终寻找出一种理论,并拿出有力的证据来证明自己的观点,可这是很遥远的事情,我们无法得知当时发生了什么样的情况,所以生物学家会说没有答案。

先有鸡还是先有蛋,哲学家和科学家给出相同的答案

对于先有鸡还是先有蛋问题的提出到用不同的方式去解答,得出一个结论,这就是我们认知的一个过程,而对于类似这样无法用科学证实的问题就可以说是哲学问题,因为我们目前只能用思辨的方法去对待,去分析。

无论从古希腊时期泰勒斯的水,还是郝拉克里特的火,或者中国的五行学说,都是在特定的阶段对世界的认知,在那个时候是哲学上的问题,在现在可能就是科学上的问题;如今我们探讨的哲学的问题,以后都有可能变成科学上的问题,因为时代在进步,人类在发展,科技在提升,我们认知的领域更加广泛、更加深刻。

先有鸡还是先有蛋,哲学家和科学家给出相同的答案

先有植物还是先有动物

同样先有动物还是先有植物,在于我们的今天来说,可能无法准确的用科学来回答,因为我们对动物和植物的分类勋在一定的 过渡区域,因此在我们的证据中可能会发现动物存在的早一点,可没有绝对的证明,那我们就只能用哲学的方法去思辨讨论。

1、绿眼虫一种可以光合作用的动物

我们先认知一个物种,那就是绿眼虫。绿眼虫是由最原始的古代鞭毛虫进化而来,原生生物的一种,是一种生活在淡水中的单细胞生物,兼有动物和植物的特性.喜爱生活在有机质丰富的池沟、湖泊、池塘和溪流中,和其他大部分绿色植物一样,绿眼虫可以进行光合作用,即以光能为原料利用叶绿体,把二氧化碳和水合成糖类来获得营养。

先有鸡还是先有蛋,哲学家和科学家给出相同的答案

根据这些特征,绿眼虫可以归入植物中的鞭毛藻类,但与其它大部分植物不同的是,绿眼虫可以用自己鞭毛的来回摆动或旋转激动水流和认识自己运动起来,它的光感受器可以使它即使向光度较强的地方运动。如果没有光,它可以通过体表吸收溶解于水中的有机物来获得所需营养。因此,它又可以列入动物中的原生动物门鞭毛虫类。

2、海葵,体内有大量类似植物核糖核酸的动物

海葵目前的归类是六放珊瑚亚纲的一目,是一种构造非常简单的动物。它没有中枢信息处理机构,甚至连最低级的大脑“设施”也不具备。常见于中国各地海滨的,有绿海葵、黄海葵等。它们没有骨骼,依附于海底固定的物体上生存,如岩石和珊瑚上。它们也可以缓慢地移动,但却是名副其实的“随波逐流”。

先有鸡还是先有蛋,哲学家和科学家给出相同的答案

海葵没有骨骼,在分类学上隶属于腔肠动物,代表了从简单有机体向复杂有机体进化发展的一个重要环节。它是一种原始而又简单的动物,只能对最基本的生存需要产生反应。海葵环绕在一个共同的消化系统周围的每一只触手能决定它所接触到的食物适宜与否,却没有向其它触手传递信息的功能。一份最新研究认为从基因编码上看海葵属于动物和植物的混合种。经研究海葵的寿命可以达到1500-2000年,真可谓是不死的神话。

先有鸡还是先有蛋,哲学家和科学家给出相同的答案

因此有些植物和动物是跨界的,可见在以前最开始的生命体既有动物的特性也有植物的特性,直到后来才开始变异,朝着不同的方向。于是便出现了各种各样的动物和植物。

再来看先有鸡还是先有蛋

1、哲学家怎么推理的

比如,著名学术权威亚里士多德老爷子是这样说的:

“如果曾有一个最初的人,那他必定是无父无母而降生——这是违背自然的。蛋能孵出,然而类不可能诞生自一枚最初的蛋,不然一定还得有一只最初的去生下这枚蛋。”

因此哲学家们给出的答案是:人类先有鸡的概念,后有鸡蛋的概念。因此先有鸡,后有蛋。

先有鸡还是先有蛋,哲学家和科学家给出相同的答案

2、科学家怎么分析的

2014年,谢菲尔德大学工程材料系博士科林·弗里曼对这一言论进行了进一步的验证,直接指出OC-17蛋白与鸡蛋形成的必然关系。他说:“科学家以前就发现了OC-17蛋白,并猜测它与鸡蛋形成有关。但在展开细致研究后,我们终于了解到它是如何控制鸡蛋形成过程的。有趣的是,各种禽类似乎都有类似OC-17这样可催化蛋壳形成的蛋白。”

弗里曼下结论说:“没有这种OC-17蛋白就没有蛋壳,有了蛋壳、蛋黄和保护小鸡的液体才有地方住,要是没有鸡卵巢里的OC-17蛋白就不可能有鸡蛋。因此,一定是先有鸡再有蛋。”

先有鸡还是先有蛋,哲学家和科学家给出相同的答案

当然鸡在下蛋之前应该有另外的生殖方式,而这种生殖方式和下单的生殖方式并存了好久,结果下蛋孵化的生物存活了下来,当然那时候估计这种生物还不能叫做鸡,最后这种生物演变成了鸡。

1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