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TO前高官:现在说新冠病毒将感染全球2/3人口太早

(原标题:【专访】世卫组织前传染病事务主任:现在说病毒将感染全球2/3人口还太早)记者 | 潘金花图片来源:视觉中国针对一些学者提出新冠肺炎可能会“感染全球三分之二人口”的预测,世界卫生组织此前主管传

(原标题:【专访】世卫组织前传染病事务主任:现在说病毒将感染全球2/3人口还太早)

记者 | 潘金花

WTO前高官:现在说新冠病毒将感染全球2/3人口太早插图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针对一些学者提出新冠肺炎可能会“感染全球三分之二人口”的预测,世界卫生组织此前主管传染病事务的助理总干事、现伦敦卫生与热带医学院(LSHTM)传染病流行病学教授大卫·海曼(David Heymann)表示,做这样的预测还太早。

在刚刚过去的一周,世卫组织顾问、佛罗里达大学传染病统计与量化中心(CSQUID)主任艾拉·隆吉尼(Ira Longini)表示,随着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蔓延,全球三分之二的人口都可能被感染。

据彭博新闻社2月13日报道,隆吉尼在追踪了新冠病毒在中国的传播性后指出,该病毒最终的感染人数或许会比当前的统计数字高出数十亿。他的模型基础是,每个感染者通常会传染给另外两到三个人,由于缺乏快速检测手段,以及一些病例的感染症状相对较轻,该病毒的传播情况正变得难以追踪。

隆吉尼说,哪怕能减少一半传播,全球仍将有三分之一的人口会被感染,除非病毒的传播性改变,否则监测和遏制措施无法再发挥更大的效力,发现并隔离病例将无法阻止病毒的蔓延。

对上述预测,海曼教授在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说,做这样的预测还太早。我们现在还不知道病毒的传播性,不知道它在多大程度上容易或是不易传播,不知道各国采取的防控措施是否有效,也不知道症状轻重的比例或是具体的病死率,因此还没有答案。

WTO前高官:现在说新冠病毒将感染全球2/3人口太早插图(1)
大卫·海曼 来源:Wikipedia

现年74岁的海曼教授曾参与刚果(金)前三次埃博拉疫情的防治工作,并曾在中西非及南亚等地调查过天花、疟疾等传染病的传播情况。2003年“非典”流行时,海曼也曾代表世卫组织奔赴疫情前线,当时他是世卫组织传染病事务执行主任。

海曼教授对界面新闻表示,现在各国应该做的,是继续遏制病毒的传播,减少人们与病毒的接触,隔离病例并追踪接触者。中国在这方面已做出很大的努力,和疫情刚爆发的时候相比,中国显然已经延缓了疫情蔓延至全球的速度。

以下为访谈实录,刊发时有编辑。

界面新闻:有关新冠病毒可能会感染全球三分之二人口的说法,您怎么看?

海曼:我觉得是太早了,可以这么说。信息还不够。

这是从一个模型中得出来的预估,而这个模型还正在完善中。现在他们还不知道病毒的传播性,因此还没有答案,没有人可以预估之后会发生什么。很多国家都正在尽全力遏制病毒的传播,减少人们与它的接触。这个工作应该做下去。

界面新闻:在您看来,假如这个病毒真的感染了世界众多人口,重症和轻症的比例大概会是多少?

海曼:现在的问题是,我们也不知道,因为我们不知道目前究竟有多少轻症病例。

相关病例的判断一开始是依据是否出现肺炎症状,而这些病例的病情往往都比较严重。上周,中国也更新了诊断标准,所以现在说症状轻重,或是病死率,都还太早。

但是,它表现出来的特征和季节性流感的确有些相像,只不过和流感相比,医护人员的感染情况更严重一些。观察症状轻重是不错的做法,但还有很多因素是需要考虑的,比如一些伴随疾病,如糖尿病、肺部疾病等,关于这些病例自身的情况,还有很多问题仍待回答。

界面新闻:在您看来,中国遏制疫情的措施如何?如果其他国家也采取这样的措施,可行吗?

海曼:我认为中国正在尽一切努力遏制疫情的传播。这些措施可以继续实施,毕竟有些措施许多国家是做不到的,比如让人们待在家中,但中国能做到,如果中国觉得这是最好的办法,那就应该继续。我无法去评判这样做的对与错,这是中国选择的策略。

现在还没有其他国家采取这样的措施,大部分国家选择的是可行的隔离,如果人们不愿意,会进一步沟通寻找解决方案。

界面新闻:此前中国疾控中心专家曾表示,湖北以外中国地区的传播主要是以家庭为单位,而不是在社区中传播,您怎么看?

海曼:我希望这是真的。如果真的是这样,那疫情将更容易得到控制。

界面新闻:非洲现在已经发现了首例患者,您认为这会如何影响海外目前的疫情发展?

海曼:我不清楚,现在没人可以预估。

界面新闻:就如何尽可能地遏制疫情传播,您有什么建议?一些卫生系统薄弱的国家应该怎么做?

海曼:它们应该和工业化国家一样,采取同样的措施,也就是隔离病例、追踪接触者,还有就是指导接触者在出现发热等症状时应该怎么做,让他们与家属保持一定的距离,要是他们生病了,就要第一时间与家人隔离开来。

社区也要积极开展防控工作,发现并隔离病人,给予他们照顾,同样也需要一个接触者追踪系统,对他们观察两周,看看是否出现发热等症状。社区本身也要通力合作,去防控疫情。

界面新闻:新加坡也在采取这些措施,但该国近日确诊的病例数量仍然在迅速增加。您怎么看?

海曼:新加坡正在尽全力开展防疫工作。在“非典”时期,他们也出现了同样的问题,但最终还是遏制了疫情的蔓延。所以我也希望,中国和新加坡这次也能做到。

界面新闻:现在日本港口停靠着“钻石公主号”邮轮,其国内也出现了一些本地感染病例,有人认为它短期内可能会面临不小的疫情蔓延风险,您怎么看?

海曼:我无法预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如果我能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那我就是魔术师了,你也是。

界面新闻:有研究提到,旅行限制会对疫情的传播产生一定的积极影响。但即便如此,一些国家仍然出现了病例,而且数量在不断增加,尤其是本地感染病例。如果这些国家不采取相应的旅行限制,他们的病例是否也会输入其他国家,就和此次疫情前期的传播一样?

海曼:这取决于他们采取的遏制措施在多大程度上有效。我无法进行预测。这取决于他们能否加以阻止,他们拥有强大的卫生系统,在这方面也有多年的经验,希望他们这次能够成功。

但还是那句话,没人能够预测,因为我们对新冠病毒的传播性还没有充分的认知。我们现在知道的是,它会在人际间传播,比如在社会交往,或是近距离面对面接触的时候,还有就是,要是在医院里没有多加注意,比如没有及时洗手,医护人员也有感染风险。但我们的确还不知道这个病毒具体的传播性。

我们也不知道,一些国家采取的措施是否有效,每个人都希望是有效的,但现在没人知道。现在各国都在依据公共卫生方面的已知信息采取行动,并遵循一定的准则。

界面新闻:您认为日本是否有必要取消东京奥运会?

海曼:现在做决定还太早。

界面新闻:您现在有看到拐点吗?

海曼:现在,在中国以外,已经有25个国家发现了病例。这些国家都正在努力开展防控工作,一些国家已经看到了一定成效,而另一些国家的进展并不顺利,但我希望最终所有国家会进入同样的步调,阻止疫情的蔓延。

界面新闻:人口密度是不是也是一个影响因素?比如在欧美一些人口密度较小的国家,情况会好一些?

海曼:是的。如果病毒能在人际间传播,人口密度越大,控制起来就越难。不过,我们现在还不知道这个病毒的传播特性,不知道它在多大程度上容易或是不易传播,尤其是在开放的空间,还需要观望。当然,人口密度大的国家,普通人与病例接触的风险会更高。

界面新闻:您对药物和疫苗有什么了解吗?

海曼:西方国家已正在研制疫苗,但至少还需要6至9个月,或是一年甚至更多的时间。现在中国也正在进行药物的临床试验,许多工作都正在开展,我认为这对遏制疫情蔓延是有帮助的。

当然我说的不只是中国采取的手段,因为这些措施在其他国家也能看到,但中国的情况更加特别,所以中国已经做得很不错了。

中国在遏制疫情的工作中已做出很大的努力,尤其是在阻止疫情向其他国家蔓延方面。和疫情刚爆发的时候相比,中国显然已经延缓了疫情蔓延至全球的速度。我希望中国接下来也能更好地遏制疫情在国内的发展,就像“非典”时期一样。

7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