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鲜价格下探:帝王蟹甩卖 盒马称与海鲜企业共抗风险

(原标题:海鲜价格下探:帝王蟹“甩卖”,盒马宣布与海鲜企业共抗风险)澎湃新闻记者 吴雨欣 王启帆“做进口海鲜的商户,单一家的货少说也有300万元,大型档口甚至超过1000万元。”2月8日, 水产批发商

(原标题:海鲜价格下探:帝王蟹“甩卖”,盒马宣布与海鲜企业共抗风险)

澎湃新闻记者 吴雨欣 王启帆

“做进口海鲜的商户,单一家的货少说也有300万元,大型档口甚至超过1000万元。”2月8日, 水产批发商上海风向标实业有限公司创始人石楚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每年海鲜销售最高峰时段在今年成了最低谷,单其公司一家,已经损失了4吨左右的波士顿龙虾。

海鲜价格下探:帝王蟹甩卖 盒马称与海鲜企业共抗风险插图

2月7日,继与餐饮业合作后,新零售平台盒马又宣布与海鲜企业一起共抗风险。盒马方面表示,当前帝王蟹、波龙、珍宝蟹等大海鲜市场存货不少,盒马与几家海鲜企业一起,已在上海、北京、深圳、广州、西安、成都、南京等城市,以负毛利价格销售,而价格下探带来的损失,盒马和海鲜企业都会承担一部分。

盒马海鲜价格下探

素有“蟹中之王”之称的帝王蟹正面临被甩卖的境遇。

2月8日,澎湃新闻记者打开盒马APP发现,原价1199元的鲜活俄罗斯帝王蟹(2至2.5KG/只),特价只需649元,原价198元的珍宝蟹(600g/只),特价134元,原价208元的波士顿龙虾(750g/只),特价119元,但帝王蟹及波士顿龙虾均显示“今日售完”。

盒马方面介绍,包括帝王蟹、珍宝蟹、黄金蟹、波士顿龙虾在内的盒马招牌海鲜商品,价格已下探到历年春节最低,新西兰岩龙价格也下降到一半以下,澳大利亚的龙虾相当于春节价格的三折。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盒马正与皇康、风向标、嘉隆、佰格、朝兴、吉隆腾等海鲜企业一起共抗风险。盒马方面表示,此价格将维持相当长时间,但非常时期不推荐堂食,消费者可以选择合适的时间下单送到家,在家烹饪。

据了解,由于帝王蟹客单价高,单只规格大(一般都是3-5斤)等特点,90%以上的量是通过酒楼、餐厅承办婚宴等大型聚餐消费,但餐饮渠道的受阻给以帝王蟹为代表的大海鲜产业打击较大。

“亏了总比扔掉好”

活海鲜存活时间有限,无法尽快销售,意味着损失。

石楚的公司主要经营着进口海鲜、活鲜、冰鲜、冻品等产品,是盒马、大润发、沃尔玛、正大会员店、卜蜂莲花等商超的供货商。

他向澎湃新闻记者介绍:“春节销售旺季加上新零售渠道的崛起,公司今年的囤货量比往年多了40%,单帝王蟹就备了60吨,而帝王蟹超过一个月没售出,损耗率就会呈几何数地往上增。”

石楚向澎湃新闻记者打了个比方,进口满一个月的帝王蟹,第一天损耗1只,第二天损耗是前一天的两倍,第三天就是四倍。“每天工人去检查海鲜池的时候,一翻就能翻出几十只、上百只的死蟹,我们的波士顿龙虾已经损失了4吨左右。”石楚说。因为过年期间物流停运,为了满足春节的旺盛消费、保障供应餐饮企业,活鲜档口年底前都要囤货,如今上海批发市场大小商户都是满仓。帝王蟹、波龙、长脚蟹生命力相对强一些的大海鲜,已经大量在死亡,海鱼海虾,老虎斑、青斑情况更严重。

据澎湃新闻记者了解,上海皇康国际贸易有限公司的境遇也是一样,其公司囤在暂养大仓的岩龙虾已经死掉了三分之一,损失在四五百万元左右,还有价值超千万元的30吨龙虾囤着,静静等死。平时,上海皇康国际贸易有限公司的进口海鲜除了供应盒马,还供应给一些酒楼食肆,但过了大年三十之后,餐饮业暂停营业,上海就几乎没有任何一家酒楼再来采购了。

被疫情影响的不只是国内的水产供应商,还有上游的捕捞商。

据《新西兰先驱报》报道,由于出口中国受阻,新西兰被迫把上百吨的龙虾“释放”回大海。报道称,在中国经销商因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而取消订单后,陆地和海里的养殖容器里,滞留了大约150-180吨的龙虾。

海鲜价格下探:帝王蟹甩卖 盒马称与海鲜企业共抗风险插图(1)

上海盒马的商品活动价格

海鲜行业的“自救”

为什么不能将活鲜制作成冻品再销售?石楚向澎湃新闻记者介绍,制作冻品要在源头制作,也就是打捞船上冷冻,现在活鲜死了只能倒掉。“与其倒掉,不如降价卖,已经不考虑利润了。我们不仅供货盒马,也是大润发、沃尔玛等商超的供货商,但商超线上导流没那么强大,线下也没有餐饮加工等相关配套,相较而言,盒马走量更大一点。”石楚告诉澎湃新闻记者。

在石楚看来,这是海鲜业联合盒马的一次自救活动。

至于其他新零售平台的海鲜销售情况,以及是否会联手海鲜行业,2月8日,京东旗下七鲜超市向澎湃新闻记者表示,七鲜超市目前所售海鲜没有发生滞销情况,库存、价格稳定,可比较好地满足消费者需求。

永辉超市旗下超级物种则回应澎湃新闻记者:“超级物种有活海鲜,但超级物种是食材体验店形式,餐饮和零售打通,所以活海鲜的周转非常快,基本不太会面临这种问题。一方面,我们是面向全球、按需采购,周期较短,已在新冠肺炎疫情早期时候,消耗的差不多了,我们也会根据国内情况,减少进口。另一方面,外卖及线上平台的销售,也对活海鲜库存进行了消耗。”

3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