桔子酒店创始人为中小企业叫苦:一个字,惨

(原标题:专访桔子酒店创始人吴海:《哎,我只是个做中小微企业的》一文后留言已近3000条,内容都很惨)经济观察网 记者 宋笛 2月10日,魅KTV投资人、桔子水晶酒店创始人吴海在其个人微信号中发表了《

(原标题:专访桔子酒店创始人吴海:《哎,我只是个做中小微企业的》一文后留言已近3000条,内容都很惨)

桔子酒店创始人为中小企业叫苦:一个字,惨插图

经济观察网 记者 宋笛 2月10日,魅KTV投资人、桔子水晶酒店创始人吴海在其个人微信号中发表了《哎,我只是个做中小微企业的》一文,在这篇其“带孩子空隙中”写出来的文章内,吴海披露了其投资的魅KTV2019年12月份的财务固定支出(总计551万)和账面资金余额(1200万),以此计算,企业在不营业的情况下只能再支撑2.176个月。

吴海认为目前各级政府出台的扶持中小微企业政策“没什么用”,按照这个政策“还是死路一条”。

这些政策包括缓交社保、中小微企业贷款、国有物业减免租金等。在吴海看来,因为能租到国有物业的基本上是两类企业:已经不算国企的三产以及“有关系”的人,而后者再转租出去后,并不会将国家的减免租金政策向下延续,企业依然要背负不开业状态下的租金成本。

据此,吴海认为国家应该在疫情结束前暂时免收社保,并以失业救助金的形式向部分企业员工发放资金,以应对目前员工“事实性失业”的状态;此外,所有受影响的企业的租金物业一律按照7折收费,租金应等到疫情结束后6个月再交,原计划给中小微企业提供贷款的钱直接用于物业授信,6个月后物业还银行钱,吴海认为因为有实际租赁合同做抵押,坏账率会比现在的低。

2015年3月,2018年1月,吴海曾两次以公开信的形式致信给总理,直指企业面临的营商环境问题,并两次获得批示。在2月11日接受经济观察网专访时,吴海表示在疫情影响初期,有的企业发表了声音,获得了救助,但还有更多的中小企业没有获得事实性的帮助,他们情况很困难。在吴海的上述文章后,已经有接近3000个留言,吴海说,这些留言的内容都很“惨”。

吴海对经济观察网表示:“这篇文章就是想替所有人嚷嚷吧”。

Q:疫情已经持续一段时间了,为什么会在这个时间点去写这篇文章?

A:两个原因。第一个原因,国家已经决定动手去解决中小微企业面临的问题,实际上是解决就业的问题,因为中小微就业人数比较多,对经济影响比较大。如果国家不做,我提出来就有点过分了,既然它要做,就得见到效果,我觉得它政策有问题,不能达到它预期的效果。

第二个原因,像之前一些会嚷嚷的企业,就有人来救,我觉得不能会嚷嚷的就占便宜,那我就来替所有人嚷嚷吧。

Q:这个文章发表后,有什么影响?有没有政府或者银行的人来联系你?

A:第一,我肯定不要贷款,谁联系我我都不要,人要争口气,要做就做到底。

第二,我知道有些人把我的文章转给一些部委的领导了,就是他们已经看到了,有人转了后给我说了,但暂时还没有得到回应。

Q:文章中提到,您有10家左右的直营店,开业的是50家,那意味着还有40家加盟店,目前这些加盟店店主过的怎么样?

A:我们实际上加起来有100多家,12-13家直营店,加上加盟店开业的是50多家,还有50多家没有开业,这些也都是加盟店。他们的情况也是很难,和我们一样,租金、社保这些成本支出都一样。

我们总部在最近一段时间免了他们的管理费、品牌使用费、技术服务费等。

Q:你估计他们还能熬多久?

A:有钱的就多熬一点时间,没钱的就少熬一点时间,关键是,做我们KTV加盟的有很多都是原来做酒店的,他们酒店的业务本身受影响也很大,等于是双重风暴。

不只是他们,只要是做实体的,基本都是这样。

Q:看到您披露的财务数据,其中员工公积金和社保在固定财务支出中占比能够达到20%左右,这个数据准确吗?

A:这里面包含了总部的支出,总部的人我肯定都给缴纳了住房公积金,这个数是不会错的,我给的这个数只低不高,有些企业的社保、公积金支出比我这个还要高。

Q:目前有没有考虑过和员工去协商减少工资发放?

A:这个正在考虑,现在是不营业,员工在家待着,少领工资,他们也都愿意,这个还比较好办,按国家规定也是合法的。

社保这个就比较麻烦,照交不误,只是缓交。目前的状态实际上是事实性失业,企业都不开门了。我提出一个“失业不失岗”的说法,既然是事实性失业,国家就应该把社保中的失业救济金拿出来发给员工,企业再给发一部分工资,员工的整体收入就不会太低。

Q:会考虑裁员吗?

A:如果最后实在不行,肯定会裁员,撑有啥意义?

Q:“魅KTV”是一个团队孵化的项目,这个项目的初始资金有没有银行的贷款?看您提到总投资4个亿,这4个亿的构成是什么样的?

A:没有银行的贷款。4个亿投资额,就是50家店的初期投入和从开业到现在,企业陆续投入的资金,都是来自于我自己的钱和各个加盟商的投入。

Q:您提到的建议包括社保的、租金的,这些措施是如何构想的?是否考虑过可操作性?

A:对比目前国家给的措施,我给出的这些政策,至少可操作性要高一点吧。

比如国家给的国有物业租金的减免,实际上是不合理的,就是我说的,国有租金的减免后,转租出去的人实际上是不会向下继续减免的;私有物业主实际上也是没有动机去减免的,除非说它看到你活不下去,像王健林那样,给你减免一些。

在这种情况下,从房租和社保两方面入手没毛病。

暂时免收社保这个是国家可以直接做的,也是最容易实施的。

银行贷款的部分则可以解决房租的问题,因为房租恰恰是有抵押的,这个建议做起来难度大,但是比之前直接给中小微企业贷款的政策可操作性要强,银行的风险也小很多。因为给中小企业贷款,没有抵押物,银行是不可能去做的。国家可以给银行一个指导建议,然后统一去推动。

Q:你觉得如果社保以失业救济金的形式向员工发放,额度多少为宜?

A:按照去年交的,去年一位员工,自缴和企业缴纳部分一个月交多少,给发放多少就行了呗。

Q:从疫情发生到现在,有么有直接感受到政府提供的扶持措施?

A:暂时还没有。

Q:看到您提到,03年非典时期,实际上您是自己撑过来的,当时发生了什么?

A:03年我做的是旅游相关的业务,受到的影响也很大。当时也是大家都很恐慌,酒店没什么生意,我们做“订房”的也一样,当时我们的方法就是“失业不失岗”,但是当时大家工资本身就很低,最关键的是没有社保这块,所以很容易撑。

所以这个问题说直接一点,就是企业能不能活过来的问题,活过去了,就没事了,过去(03年)能熬过去是因为费用低,现在更难,就是费用高,就这么简单。过去我不动,就花一点点钱,现在我不动,还要花很多钱。

Q:您做的酒店和KTV整体而言,似乎都不是这两年的朝阳产业,熬过去会更好吗?

A:这是个市场问题,酒店和KTV还都是有需求的,关键是得创新。过去这几年,这两个行业都是老的、陈旧的会死掉,创新的会活下去,只要创新就有机会,任何行业都一样。

Q:您文章中提到“投了3千多万研发的AI和虚拟现实的东西”,并说“这些东西出来之后我们绝对不是高于酒店投资2倍回报这么低的要求了”,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想法?

A:说白了,以后我可能就和抖音一样,线上线下结合,也是一种创新。

Q:您有想过,您的这些建议最终没有被采纳,您会做些什么?

A:没采纳,最终就两步,无非就是裁员,然后能活下去就活下去,活不下去就看投资人是否愿意再往里面放钱,不放钱,那就没什么话说了。

Q:那目前我们投资人开始讨论这个事情了吗,就是要不要继续追加投资?

A:现在还没到那一步,但我们觉得是大概率要继续放钱吧,因为我们不做了,赔了认了,但还有那么多加盟商,加盟商都是朋友,不能对不起朋友。

Q:做一个最坏的打算,如果说这次疫情的影响会像2003年非典那样,最终持续到5、6月,您的公司会怎么样?

A:如果社保问题解决了,是有信心撑到那个时候的,因为工资的问题可以协商解决,这两项一调整,成本就会迅速下来。

Q:和2003年相比,我们的市场经济又发展了17年的时间,为什么在疫情面前,依然只能依靠政府的救助,行业协会或者商会等社会组织能发挥作用吗?

A:行业协会和商会这个时间发挥不了作用,在这种大的灾害面前,只能靠政府发力,各国都是这样。

Q:您周围的其他企业主目前是一个什么状态?

A:我那篇微信上的文章能看到的留言有2000多个快3000个了,比我还要惨,都说惨,一个字形容,惨。

Q:您此前两次就营商环境写信给总理,此次的文章中也提到了一部分城市营商环境问题带来的费用负担,能否具体聊一聊?

A:这个情况很复杂,我举一个例子。比如说国家鼓励夜经济,但十几年前部委出台过一项政策,就是营业时间不能超过凌晨两点,但哪一个KTV营业时间不超过两点啊?大部分情况地方上是不查的,但有时候会突然用这个政策来查你,还有个别城市会收超时营业费。

Q:如果熬过这一轮,您对未来的市场是什么判断?会和2003年那样迅速恢复吗?

A:会的,信心也会迅速恢复,人都是健忘的。

以下为吴海《哎,我只是个做中小微企业的》全文,摘自其个人公众号“我为国言吴海”,略有整理:

《哎,我只是个做中小微企业的》

实际上,我就是个做KTV的没有文化的土鳖小老板。

我觉得各地帮助中小微企业的政策没有太大的用,反正根据这个政策我们还是死路一条。

所以,我尝试根据自己企业情况指出了问题,也提了些建议,供参考!

免责申明:

也许我理解不对,我不懂高深理论,我就懂没钱就发不了工资员工就会失业,员工都失业国家经济就完了,经济完了老百姓就没法过幸福生活,就没法完成中国梦了,所以,这次国家决定帮助解决就业人数最多的中小微企业。

虽然我是区里的政协委员,但是和其他委员比起来我的政治觉悟还不够高,理论水平也不行,说错了请组织多担待。

正文:

现在企业面临的市场问题实际上是个信心问题,只要疫情能解决,时间可以修复一切信心问题。

所以,政府不用操心市场信心问题,你们的工作是争取帮我们活到那一天。

一.按现在的政策,我们能活两个月

能活到哪一天是个简单的数学题:

你每个月不开业的开销是多少?

你手上还有多少钱?

桔子酒店创始人为中小企业叫苦:一个字,惨插图(1)

这是12月财务固定支出数字(不含研发支出),估计费用组成和其他线下中小微企业差不多

我们账上还有1200万左右。

我们能活的时间:

=1200万?5,515,411.07

=2.176月

也就是说正常情况下我们不营业没收入能撑两个月

也就是说4月份我们会死翘翘,除非投资人接着投钱。

如果死掉的话失业的不只是公司200多号人的问题,因为我算的只是直营店和总部。

“魅KTV”实际有100家店,50多家营业,剩下在筹建阶段,已经是全国最大的中高端KTV品牌。

如果我们破产,实际失业的人数有1500人左右,总的投资损失约4亿元。

更麻烦的是,我们的加盟商大部分是做酒店加盟的,而酒店这次受得损失已经很大了,我们要是破产的话也可能会引起他们做得酒店也破产的连锁反应。

(说明一下:不要提到KTV就皱眉头,我做的“魅KTV”是纯绿色、量贩式、没有小姐、不是夜总会!!是高科技的、消费升级的、鼓励唱红歌的文化产业,看着像是国家鼓励发展的产业都集一身的企业)

二、为什么现在出台的政策对绝大多数中小微企业基本没什么用?

比较简单,企业现在首要任务是活到市场恢复的那一天,要活得久无非是开源节流,解决现金流问题。

先说开源自救:

开源无非是两条路:自己种粮填肚子,或者,借粮填肚子。

种粮填肚子。

Ktv和影院、健身房一样属于人口密集的地方,政府强制关停。

地方政府鼓励线上开展业务。

呵呵,哭穷的西贝还能做个外卖,做KTV的连外卖都做不了。

西贝是生意不好不开门,我是政府干脆不让开门(说白了,让开门我也不想开,怕不安全)。

所以,种粮填肚子不可能。

借粮填肚子。

各地政府出台的政策里还真有一大堆银行贷款的政策。

我想请问一下,没有固定资产抵押,不让开业所以没有营业现金流抵押,有哪个中小微企业贷到款?

银行不愿意贷款,政府又让银行贷款,那这个款最后贷给了谁?

最终,我估计贷给两类人:

一类是有固定资产但是风险较大以前贷不到款的企业;

另外一类就是以前贷过款还还不上的企业,美其名曰叫做不抽贷。

总之,这两类跟我们都没关系

但是,给这两类企业贷款的结果就是饮鸩止渴,企业该死的还是死掉,未来大批坏账。

所以,银行贷款就别扯风险大的中小微企业了,还是贷给能够拉动内需暂时有困难的大企业吧。

所以,中小微企业贷款支持属于扯,愿意给我贷款的银行请出来走两步?借粮填肚子不可能!

再说节流,开源不可能,就节流自救吧,按照官僚的惯用说法,抓问题的牛鼻子,抓主要矛盾,那就先从大往小分析

1)第一大项是人工,占了62%

桔子酒店创始人为中小企业叫苦:一个字,惨插图(1)

62%!解决人力成本问题起的作用最大。

各地社保官僚给的救市政策:

1. 工资可以协商

2. 社保这些可以缓交;

解读:

1. 给员工的工资可以协商,即:共渡难关,企业和员工都遭受损失;

2. 给社保的可以缓交,即:工资可以少拿,但是企业和员工给社保交的钱一分都不能少,但可以缓交。

举例:

假设你税前工资是8000

企业和你一起要交给国家4000社保和公积金,

(这4000企业出大头,做为员工的你出小头,你的部分是企业从你工资里代扣的,你不知道而已)

现在公司停业,协商给你发2000工资,做为员工的你一想企业要死了、我不用上班还发给我2000,也算仁义,接受了吧!

但是社保还是要交4000!没少一分钱,企业和你都要出!

不过呢,社保局给了给缓交!可以晚几个月再交。社保局,你好慷慨啊!

这个政策可谓是罕见的铁公鸡了!

请问企业和员工交的社保、养老、失业是干什么用的?

别给我讲大道理,我不懂,我就知道着大火了先救火!这个钱是应急用的救命钱!

现在员工都要失业了、企业都要逼死了,你不但不拿些钱出来,还要一分不少的收!

我知道大的方面地方政府做不了主,我想知道管这个事的某个部委的人,除了保住自己的任务之外,你做铁公鸡有没有良心?

地方某部门官员也好不到哪里去,我就不提前一阵子某些大城市社保局出的逼死企业的雪上加霜的政策了,丢人呐!我的官僚!

社保这些是压倒企业的最大的负担,现在的情况是:我的企业政府不让营业,但是社保这个最大负担照收不误!不过呢,仁慈的给了个缓交!

2)第二项是租金,占了33%

桔子酒店创始人为中小企业叫苦:一个字,惨插图(1)

政府倒是出政策了:

1. 租国有物业的免租金;

2. 租私有物业的协商减免,政府给补贴。

老实说,这是政府真的掏钱了,除了补贴之外,国企物业亏了政府也要管。

但是,这个规定也帮不上我们的忙,只会给不该挣钱的人送钱。

1. 国有物业:

谁能租到国有物业?

能租到国有物业的基本上是两类企业:

a. 已经不算国企的三产;

b.还有就是有关系的人。

国有的物业被这些人租到之后,他们就做二道贩子,接着他们转租出去给我们。国家给他们免了房租,你认为他们会给我们免房租吗?

2. 私有物业:

私有物业谁会给你免房租?他们会到政府去要补贴,赚了补贴钱,租户一分钱也不会免。

真正有远见的是万达这些物业,他们知道企业不行交不起房租,干脆给免,因为企业破产了物业就会空置,现在经济这样不好招租,就算招租来新租户还要给免租期,并且经济不好租金比以前的还低,所以,干脆还不让免租金,帮企业活下去。

其他大部分私有物业谁会给人免?有的小物业主他们也要还贷款?你给他们的补贴,他们十有八九也会自己收了不给我们。

所以,租金补贴政策出发点好,政府花了钱,真正的租户没节省费用。

3)门店保安费用占4%

桔子酒店创始人为中小企业叫苦:一个字,惨插图(1)

说起这个事情,我只能感叹一声,地方的营商环境真牛啊!

这是个创造性的营商环境恶劣费,如果100家门店加起来,一年要花2000多万!

JC大哥,“魅KTV“是量贩式KTV,没有小姐、没有黑社会,你们按照10几年前对夜总会的要求多少平米配一个保安,没人能做到,但你们有需要就拿这个事来查我们,很多事情大家都心知肚明。

其实这个规定有点像政府鼓励夜经济,而文化局还是10几年前要晚上两点关门的规定,有的地方干脆收超时营业费,真有办法赚营商环境恶劣费啊!

这两项规定大家都知道有问题,所以没有一家企业真的按这个要求做,就像文化局要求晚上2点关门没人关一样,但是有人想为难我们的时候就拿这两条来查我们。

我想问一下JC大哥,量贩式KTV里面的朋友聚会喝酒唱歌和餐厅里朋友聚会吃饭唱歌有什么区别?餐厅按面积要保安吗?为什么过时的规定不改?现在明知道没有一家能真正做到,你们想查就查,想让我们停业就停业。

我们去年一家店被停一个月,你们明知道下午KTV没生意,去年我们一家店下午总共才几个房间有客人唱歌,有两个保安,你们给我们停业一个月。同一个区有同样问题的店你们查出来为什么搞搞关系又开业了?因为我们关系没做到位!外地有的事更是公开来,具体就不说了。

这次大家没活路了,希望你们改进,一条路是把过时规定改了,帮我们省点钱,做点营商环境的实事;第二条路是都不想走的路,我们各自按自己认为合理的来做,如果你再以此理由关停我们,我们会把你管理的区域里过去所有的问题都拿出来分析,大家一起公开讨论。

4)门店等宽带通信费用1%

桔子酒店创始人为中小企业叫苦:一个字,惨插图(1)

这个金额事毛毛雨了,就不深入讨论,但是理论上运营商在我们被政府强令停业的企业是可以当作暂时停用处理,不收费,因为确实没人用。

三、现有政策改进建议

1)人力成本支出控制

社保不要做铁公鸡,这些本来都是救急用的,现在就用上,具体如下:

a. 被强制停业企业

企业没法营业,就谈不上就业,政府鼓励采取“失业不失岗“的政策来保证未来不失业,这些行业包括了影院、健身房、量贩式KTV、儿童游乐场等人口密集政府不让营业的行业

对这类企业的政策建议是:

1. 疫情宣布结束前免收社保

2. 被强制停业期间,每个月按照过去交的社保返还给在家待业员工,补贴员工收入,企业复工后再一并发放(避免员工实际辞职来骗取补贴)

3. 疫情结束后继续享受缓交政策

4. 实际的“失业不失岗”政策,因为企业不营业员工拿的是基本工资加社保退还,建议对于有需要还房贷的员工,银行把还贷时间延长,疫情期间暂不收。

b. 受到极大冲击的行业

包括酒店、餐饮等实体行业,但是政府没有要求关停;

对这类企业的政策是:

疫情宣布结束前免交社保

疫情结束后,享受缓交政策

c. 除社交、直播等互联网受益行业外的其他受影响行业

享受缓交社保等相关费用

2)租金问题

不搞国有物业免租金的政策,采取一刀切政策,这样公平

a. 所有受影响的企业的租金物业一律按照7折收费,有难共当,道理上面我已经讲了,企业死了一分钱都收不到,新租户还要给免租期,实际不合算;

b. 租金缴费疫情结束后6过月再交,原计划给中小微企业提供贷款的钱直接用于物业授信,6个月后物业还银行钱。因为有实际租赁合同做抵押,坏账率会比现在的低;

c. 对于被强令停业的企业,政府直接补贴到被停企业,而非原来政策里补贴给物业方,物业方收了政府的钱也不会补贴给租户的

3)不合理营商环境费用

这个没什么话说了,是个契机,改吧,我们也既往不咎了。

四、表个态、说些感谢的话

1)对于我们这些困难的中小微企业,喊口号都是假的,企业能活下去,员工有工作、有钱吃饭养孩子、还房贷才是真的,所以,我们活下去才是对国家最大的帮助;

2)我们不会钻到钱眼里,不会为了减少损失在疫情没控制住前就开业,一切听国家的,该停业停业、该担的损失我们担;

3)请国家给我们一个禁止开业的通知,这样如果我们万一最终破产清算还有个不可抗力的条款,按照优先级我们做为投资人肯定拿不到钱,员工优先级高应该能多分点钱,我不是雷锋,是因为反正我也拿不到,帮员工多争取点;

4)谢谢政府这次出手相救,实话实说,03年非典政府没救我照样活过来了,现在按照你们现在的政策救也很难活,主要是因为社保这些真的是压死企业的秤砣而不是最后一根稻草;

5)谢谢员工的支持,今天我刚知道魅KTV的CEO自己和一些高管在疫情结束前不拿薪金,准备和企业一起度过。谢谢你们,像当年我做桔子酒店一样,只要我们成功,我会让你们绝不后悔!

6)感谢信任我们加盟“魅KTV”的加盟商,谢谢你们在我做桔子酒店的时候就就支持我,这次我就算认赔也不会让企业死,放心!另外,我们投了3千多万研发的AI和虚拟现实的东西原计划4月推出,现在不知道要拖到什么时候,我相信这些东西出来之后我们绝对不是高于酒店投资2倍回报这么低的要求了。

7)前两天西贝嚷嚷获得了银行贷款,我这嚷嚷没准也能得到贷款;但我表个态,这不公平,给我我也不要,因为绝大部分不会作秀嚷嚷的企业没有!

8)最后,谢谢总理对我做桔子酒店时写的两封信的批示(链接:第一封信,第二封信),我想说,现在营商环境流程上的事情改善很多,例如办事速度这些都没问题,但是,精细化还很差,我上次写了个《营商环境智商题》就很说明问题,回头我把自己整理《营商环境第二阶段工作》的建议发给您,供您参考。

专访桔子酒店创始人吴海:《哎,我只是个做中小微企业的》一文后留言已近3000条,内容都很惨

宋笛2020-02-11 14:16桔子酒店创始人为中小企业叫苦:一个字,惨插图(2)桔子酒店创始人为中小企业叫苦:一个字,惨插图(3)

桔子酒店创始人为中小企业叫苦:一个字,惨插图

经济观察网 记者 宋笛 2月10日,魅KTV投资人、桔子水晶酒店创始人吴海在其个人微信号中发表了《哎,我只是个做中小微企业的》一文,在这篇其“带孩子空隙中”写出来的文章内,吴海披露了其投资的魅KTV2019年12月份的财务固定支出(总计551万)和账面资金余额(1200万),以此计算,企业在不营业的情况下只能再支撑2.176个月。

吴海认为目前各级政府出台的扶持中小微企业政策“没什么用”,按照这个政策“还是死路一条”。

这些政策包括缓交社保、中小微企业贷款、国有物业减免租金等。在吴海看来,因为能租到国有物业的基本上是两类企业:已经不算国企的三产以及“有关系”的人,而后者再转租出去后,并不会将国家的减免租金政策向下延续,企业依然要背负不开业状态下的租金成本。

据此,吴海认为国家应该在疫情结束前暂时免收社保,并以失业救助金的形式向部分企业员工发放资金,以应对目前员工“事实性失业”的状态;此外,所有受影响的企业的租金物业一律按照7折收费,租金应等到疫情结束后6个月再交,原计划给中小微企业提供贷款的钱直接用于物业授信,6个月后物业还银行钱,吴海认为因为有实际租赁合同做抵押,坏账率会比现在的低。

2015年3月,2018年1月,吴海曾两次以公开信的形式致信给总理,直指企业面临的营商环境问题,并两次获得批示。在2月11日接受经济观察网专访时,吴海表示在疫情影响初期,有的企业发表了声音,获得了救助,但还有更多的中小企业没有获得事实性的帮助,他们情况很困难。在吴海的上述文章后,已经有接近3000个留言,吴海说,这些留言的内容都很“惨”。

吴海对经济观察网表示:“这篇文章就是想替所有人嚷嚷吧”。

Q:疫情已经持续一段时间了,为什么会在这个时间点去写这篇文章?

A:两个原因。第一个原因,国家已经决定动手去解决中小微企业面临的问题,实际上是解决就业的问题,因为中小微就业人数比较多,对经济影响比较大。如果国家不做,我提出来就有点过分了,既然它要做,就得见到效果,我觉得它政策有问题,不能达到它预期的效果。

第二个原因,像之前一些会嚷嚷的企业,就有人来救,我觉得不能会嚷嚷的就占便宜,那我就来替所有人嚷嚷吧。

Q:这个文章发表后,有什么影响?有没有政府或者银行的人来联系你?

A:第一,我肯定不要贷款,谁联系我我都不要,人要争口气,要做就做到底。

第二,我知道有些人把我的文章转给一些部委的领导了,就是他们已经看到了,有人转了后给我说了,但暂时还没有得到回应。

Q:文章中提到,您有10家左右的直营店,开业的是50家,那意味着还有40家加盟店,目前这些加盟店店主过的怎么样?

A:我们实际上加起来有100多家,12-13家直营店,加上加盟店开业的是50多家,还有50多家没有开业,这些也都是加盟店。他们的情况也是很难,和我们一样,租金、社保这些成本支出都一样。

我们总部在最近一段时间免了他们的管理费、品牌使用费、技术服务费等。

Q:你估计他们还能熬多久?

A:有钱的就多熬一点时间,没钱的就少熬一点时间,关键是,做我们KTV加盟的有很多都是原来做酒店的,他们酒店的业务本身受影响也很大,等于是双重风暴。

不只是他们,只要是做实体的,基本都是这样。

Q:看到您披露的财务数据,其中员工公积金和社保在固定财务支出中占比能够达到20%左右,这个数据准确吗?

A:这里面包含了总部的支出,总部的人我肯定都给缴纳了住房公积金,这个数是不会错的,我给的这个数只低不高,有些企业的社保、公积金支出比我这个还要高。

Q:目前有没有考虑过和员工去协商减少工资发放?

A:这个正在考虑,现在是不营业,员工在家待着,少领工资,他们也都愿意,这个还比较好办,按国家规定也是合法的。

社保这个就比较麻烦,照交不误,只是缓交。目前的状态实际上是事实性失业,企业都不开门了。我提出一个“失业不失岗”的说法,既然是事实性失业,国家就应该把社保中的失业救济金拿出来发给员工,企业再给发一部分工资,员工的整体收入就不会太低。

Q:会考虑裁员吗?

A:如果最后实在不行,肯定会裁员,撑有啥意义?

Q:“魅KTV”是一个团队孵化的项目,这个项目的初始资金有没有银行的贷款?看您提到总投资4个亿,这4个亿的构成是什么样的?

A:没有银行的贷款。4个亿投资额,就是50家店的初期投入和从开业到现在,企业陆续投入的资金,都是来自于我自己的钱和各个加盟商的投入。

Q:您提到的建议包括社保的、租金的,这些措施是如何构想的?是否考虑过可操作性?

A:对比目前国家给的措施,我给出的这些政策,至少可操作性要高一点吧。

比如国家给的国有物业租金的减免,实际上是不合理的,就是我说的,国有租金的减免后,转租出去的人实际上是不会向下继续减免的;私有物业主实际上也是没有动机去减免的,除非说它看到你活不下去,像王健林那样,给你减免一些。

在这种情况下,从房租和社保两方面入手没毛病。

暂时免收社保这个是国家可以直接做的,也是最容易实施的。

银行贷款的部分则可以解决房租的问题,因为房租恰恰是有抵押的,这个建议做起来难度大,但是比之前直接给中小微企业贷款的政策可操作性要强,银行的风险也小很多。因为给中小企业贷款,没有抵押物,银行是不可能去做的。国家可以给银行一个指导建议,然后统一去推动。

Q:你觉得如果社保以失业救济金的形式向员工发放,额度多少为宜?

A:按照去年交的,去年一位员工,自缴和企业缴纳部分一个月交多少,给发放多少就行了呗。

Q:从疫情发生到现在,有么有直接感受到政府提供的扶持措施?

A:暂时还没有。

Q:看到您提到,03年非典时期,实际上您是自己撑过来的,当时发生了什么?

A:03年我做的是旅游相关的业务,受到的影响也很大。当时也是大家都很恐慌,酒店没什么生意,我们做“订房”的也一样,当时我们的方法就是“失业不失岗”,但是当时大家工资本身就很低,最关键的是没有社保这块,所以很容易撑。

所以这个问题说直接一点,就是企业能不能活过来的问题,活过去了,就没事了,过去(03年)能熬过去是因为费用低,现在更难,就是费用高,就这么简单。过去我不动,就花一点点钱,现在我不动,还要花很多钱。

Q:您做的酒店和KTV整体而言,似乎都不是这两年的朝阳产业,熬过去会更好吗?

A:这是个市场问题,酒店和KTV还都是有需求的,关键是得创新。过去这几年,这两个行业都是老的、陈旧的会死掉,创新的会活下去,只要创新就有机会,任何行业都一样。

Q:您文章中提到“投了3千多万研发的AI和虚拟现实的东西”,并说“这些东西出来之后我们绝对不是高于酒店投资2倍回报这么低的要求了”,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想法?

A:说白了,以后我可能就和抖音一样,线上线下结合,也是一种创新。

Q:您有想过,您的这些建议最终没有被采纳,您会做些什么?

A:没采纳,最终就两步,无非就是裁员,然后能活下去就活下去,活不下去就看投资人是否愿意再往里面放钱,不放钱,那就没什么话说了。

Q:那目前我们投资人开始讨论这个事情了吗,就是要不要继续追加投资?

A:现在还没到那一步,但我们觉得是大概率要继续放钱吧,因为我们不做了,赔了认了,但还有那么多加盟商,加盟商都是朋友,不能对不起朋友。

Q:做一个最坏的打算,如果说这次疫情的影响会像2003年非典那样,最终持续到5、6月,您的公司会怎么样?

A:如果社保问题解决了,是有信心撑到那个时候的,因为工资的问题可以协商解决,这两项一调整,成本就会迅速下来。

Q:和2003年相比,我们的市场经济又发展了17年的时间,为什么在疫情面前,依然只能依靠政府的救助,行业协会或者商会等社会组织能发挥作用吗?

A:行业协会和商会这个时间发挥不了作用,在这种大的灾害面前,只能靠政府发力,各国都是这样。

Q:您周围的其他企业主目前是一个什么状态?

A:我那篇微信上的文章能看到的留言有2000多个快3000个了,比我还要惨,都说惨,一个字形容,惨。

Q:您此前两次就营商环境写信给总理,此次的文章中也提到了一部分城市营商环境问题带来的费用负担,能否具体聊一聊?

A:这个情况很复杂,我举一个例子。比如说国家鼓励夜经济,但十几年前部委出台过一项政策,就是营业时间不能超过凌晨两点,但哪一个KTV营业时间不超过两点啊?大部分情况地方上是不查的,但有时候会突然用这个政策来查你,还有个别城市会收超时营业费。

Q:如果熬过这一轮,您对未来的市场是什么判断?会和2003年那样迅速恢复吗?

A:会的,信心也会迅速恢复,人都是健忘的。

以下为吴海《哎,我只是个做中小微企业的》全文,摘自其个人公众号“我为国言吴海”,略有整理:

《哎,我只是个做中小微企业的》

实际上,我就是个做KTV的没有文化的土鳖小老板。

我觉得各地帮助中小微企业的政策没有太大的用,反正根据这个政策我们还是死路一条。

所以,我尝试根据自己企业情况指出了问题,也提了些建议,供参考!

免责申明:

也许我理解不对,我不懂高深理论,我就懂没钱就发不了工资员工就会失业,员工都失业国家经济就完了,经济完了老百姓就没法过幸福生活,就没法完成中国梦了,所以,这次国家决定帮助解决就业人数最多的中小微企业。

虽然我是区里的政协委员,但是和其他委员比起来我的政治觉悟还不够高,理论水平也不行,说错了请组织多担待。

正文:

现在企业面临的市场问题实际上是个信心问题,只要疫情能解决,时间可以修复一切信心问题。

所以,政府不用操心市场信心问题,你们的工作是争取帮我们活到那一天。

一.按现在的政策,我们能活两个月

能活到哪一天是个简单的数学题:

你每个月不开业的开销是多少?

你手上还有多少钱?

桔子酒店创始人为中小企业叫苦:一个字,惨插图(1)

这是12月财务固定支出数字(不含研发支出),估计费用组成和其他线下中小微企业差不多

我们账上还有1200万左右。

我们能活的时间:

=1200万?5,515,411.07

=2.176月

也就是说正常情况下我们不营业没收入能撑两个月

也就是说4月份我们会死翘翘,除非投资人接着投钱。

如果死掉的话失业的不只是公司200多号人的问题,因为我算的只是直营店和总部。

“魅KTV”实际有100家店,50多家营业,剩下在筹建阶段,已经是全国最大的中高端KTV品牌。

如果我们破产,实际失业的人数有1500人左右,总的投资损失约4亿元。

更麻烦的是,我们的加盟商大部分是做酒店加盟的,而酒店这次受得损失已经很大了,我们要是破产的话也可能会引起他们做得酒店也破产的连锁反应。

(说明一下:不要提到KTV就皱眉头,我做的“魅KTV”是纯绿色、量贩式、没有小姐、不是夜总会!!是高科技的、消费升级的、鼓励唱红歌的文化产业,看着像是国家鼓励发展的产业都集一身的企业)

二、为什么现在出台的政策对绝大多数中小微企业基本没什么用?

比较简单,企业现在首要任务是活到市场恢复的那一天,要活得久无非是开源节流,解决现金流问题。

先说开源自救:

开源无非是两条路:自己种粮填肚子,或者,借粮填肚子。

种粮填肚子。

Ktv和影院、健身房一样属于人口密集的地方,政府强制关停。

地方政府鼓励线上开展业务。

呵呵,哭穷的西贝还能做个外卖,做KTV的连外卖都做不了。

西贝是生意不好不开门,我是政府干脆不让开门(说白了,让开门我也不想开,怕不安全)。

所以,种粮填肚子不可能。

借粮填肚子。

各地政府出台的政策里还真有一大堆银行贷款的政策。

我想请问一下,没有固定资产抵押,不让开业所以没有营业现金流抵押,有哪个中小微企业贷到款?

银行不愿意贷款,政府又让银行贷款,那这个款最后贷给了谁?

最终,我估计贷给两类人:

一类是有固定资产但是风险较大以前贷不到款的企业;

另外一类就是以前贷过款还还不上的企业,美其名曰叫做不抽贷。

总之,这两类跟我们都没关系

但是,给这两类企业贷款的结果就是饮鸩止渴,企业该死的还是死掉,未来大批坏账。

所以,银行贷款就别扯风险大的中小微企业了,还是贷给能够拉动内需暂时有困难的大企业吧。

所以,中小微企业贷款支持属于扯,愿意给我贷款的银行请出来走两步?借粮填肚子不可能!

再说节流,开源不可能,就节流自救吧,按照官僚的惯用说法,抓问题的牛鼻子,抓主要矛盾,那就先从大往小分析

1)第一大项是人工,占了62%

桔子酒店创始人为中小企业叫苦:一个字,惨插图(1)

62%!解决人力成本问题起的作用最大。

各地社保官僚给的救市政策:

1. 工资可以协商

2. 社保这些可以缓交;

解读:

1. 给员工的工资可以协商,即:共渡难关,企业和员工都遭受损失;

2. 给社保的可以缓交,即:工资可以少拿,但是企业和员工给社保交的钱一分都不能少,但可以缓交。

举例:

假设你税前工资是8000

企业和你一起要交给国家4000社保和公积金,

(这4000企业出大头,做为员工的你出小头,你的部分是企业从你工资里代扣的,你不知道而已)

现在公司停业,协商给你发2000工资,做为员工的你一想企业要死了、我不用上班还发给我2000,也算仁义,接受了吧!

但是社保还是要交4000!没少一分钱,企业和你都要出!

不过呢,社保局给了给缓交!可以晚几个月再交。社保局,你好慷慨啊!

这个政策可谓是罕见的铁公鸡了!

请问企业和员工交的社保、养老、失业是干什么用的?

别给我讲大道理,我不懂,我就知道着大火了先救火!这个钱是应急用的救命钱!

现在员工都要失业了、企业都要逼死了,你不但不拿些钱出来,还要一分不少的收!

我知道大的方面地方政府做不了主,我想知道管这个事的某个部委的人,除了保住自己的任务之外,你做铁公鸡有没有良心?

地方某部门官员也好不到哪里去,我就不提前一阵子某些大城市社保局出的逼死企业的雪上加霜的政策了,丢人呐!我的官僚!

社保这些是压倒企业的最大的负担,现在的情况是:我的企业政府不让营业,但是社保这个最大负担照收不误!不过呢,仁慈的给了个缓交!

2)第二项是租金,占了33%

桔子酒店创始人为中小企业叫苦:一个字,惨插图(4)

政府倒是出政策了:

1. 租国有物业的免租金;

2. 租私有物业的协商减免,政府给补贴。

老实说,这是政府真的掏钱了,除了补贴之外,国企物业亏了政府也要管。

但是,这个规定也帮不上我们的忙,只会给不该挣钱的人送钱。

1. 国有物业:

谁能租到国有物业?

能租到国有物业的基本上是两类企业:

a. 已经不算国企的三产;

b.还有就是有关系的人。

国有的物业被这些人租到之后,他们就做二道贩子,接着他们转租出去给我们。国家给他们免了房租,你认为他们会给我们免房租吗?

2. 私有物业:

私有物业谁会给你免房租?他们会到政府去要补贴,赚了补贴钱,租户一分钱也不会免。

真正有远见的是万达这些物业,他们知道企业不行交不起房租,干脆给免,因为企业破产了物业就会空置,现在经济这样不好招租,就算招租来新租户还要给免租期,并且经济不好租金比以前的还低,所以,干脆还不让免租金,帮企业活下去。

其他大部分私有物业谁会给人免?有的小物业主他们也要还贷款?你给他们的补贴,他们十有八九也会自己收了不给我们。

所以,租金补贴政策出发点好,政府花了钱,真正的租户没节省费用。

3)门店保安费用占4%

桔子酒店创始人为中小企业叫苦:一个字,惨插图(4)

说起这个事情,我只能感叹一声,地方的营商环境真牛啊!

这是个创造性的营商环境恶劣费,如果100家门店加起来,一年要花2000多万!

JC大哥,“魅KTV“是量贩式KTV,没有小姐、没有黑社会,你们按照10几年前对夜总会的要求多少平米配一个保安,没人能做到,但你们有需要就拿这个事来查我们,很多事情大家都心知肚明。

其实这个规定有点像政府鼓励夜经济,而文化局还是10几年前要晚上两点关门的规定,有的地方干脆收超时营业费,真有办法赚营商环境恶劣费啊!

这两项规定大家都知道有问题,所以没有一家企业真的按这个要求做,就像文化局要求晚上2点关门没人关一样,但是有人想为难我们的时候就拿这两条来查我们。

我想问一下JC大哥,量贩式KTV里面的朋友聚会喝酒唱歌和餐厅里朋友聚会吃饭唱歌有什么区别?餐厅按面积要保安吗?为什么过时的规定不改?现在明知道没有一家能真正做到,你们想查就查,想让我们停业就停业。

我们去年一家店被停一个月,你们明知道下午KTV没生意,去年我们一家店下午总共才几个房间有客人唱歌,有两个保安,你们给我们停业一个月。同一个区有同样问题的店你们查出来为什么搞搞关系又开业了?因为我们关系没做到位!外地有的事更是公开来,具体就不说了。

这次大家没活路了,希望你们改进,一条路是把过时规定改了,帮我们省点钱,做点营商环境的实事;第二条路是都不想走的路,我们各自按自己认为合理的来做,如果你再以此理由关停我们,我们会把你管理的区域里过去所有的问题都拿出来分析,大家一起公开讨论。

4)门店等宽带通信费用1%

桔子酒店创始人为中小企业叫苦:一个字,惨插图(4)

这个金额事毛毛雨了,就不深入讨论,但是理论上运营商在我们被政府强令停业的企业是可以当作暂时停用处理,不收费,因为确实没人用。

三、现有政策改进建议

1)人力成本支出控制

社保不要做铁公鸡,这些本来都是救急用的,现在就用上,具体如下:

a. 被强制停业企业

企业没法营业,就谈不上就业,政府鼓励采取“失业不失岗“的政策来保证未来不失业,这些行业包括了影院、健身房、量贩式KTV、儿童游乐场等人口密集政府不让营业的行业

对这类企业的政策建议是:

1. 疫情宣布结束前免收社保

2. 被强制停业期间,每个月按照过去交的社保返还给在家待业员工,补贴员工收入,企业复工后再一并发放(避免员工实际辞职来骗取补贴)

3. 疫情结束后继续享受缓交政策

4. 实际的“失业不失岗”政策,因为企业不营业员工拿的是基本工资加社保退还,建议对于有需要还房贷的员工,银行把还贷时间延长,疫情期间暂不收。

b. 受到极大冲击的行业

包括酒店、餐饮等实体行业,但是政府没有要求关停;

对这类企业的政策是:

疫情宣布结束前免交社保

疫情结束后,享受缓交政策

c. 除社交、直播等互联网受益行业外的其他受影响行业

享受缓交社保等相关费用

2)租金问题

不搞国有物业免租金的政策,采取一刀切政策,这样公平

a. 所有受影响的企业的租金物业一律按照7折收费,有难共当,道理上面我已经讲了,企业死了一分钱都收不到,新租户还要给免租期,实际不合算;

b. 租金缴费疫情结束后6过月再交,原计划给中小微企业提供贷款的钱直接用于物业授信,6个月后物业还银行钱。因为有实际租赁合同做抵押,坏账率会比现在的低;

c. 对于被强令停业的企业,政府直接补贴到被停企业,而非原来政策里补贴给物业方,物业方收了政府的钱也不会补贴给租户的

3)不合理营商环境费用

这个没什么话说了,是个契机,改吧,我们也既往不咎了。

四、表个态、说些感谢的话

1)对于我们这些困难的中小微企业,喊口号都是假的,企业能活下去,员工有工作、有钱吃饭养孩子、还房贷才是真的,所以,我们活下去才是对国家最大的帮助;

2)我们不会钻到钱眼里,不会为了减少损失在疫情没控制住前就开业,一切听国家的,该停业停业、该担的损失我们担;

3)请国家给我们一个禁止开业的通知,这样如果我们万一最终破产清算还有个不可抗力的条款,按照优先级我们做为投资人肯定拿不到钱,员工优先级高应该能多分点钱,我不是雷锋,是因为反正我也拿不到,帮员工多争取点;

4)谢谢政府这次出手相救,实话实说,03年非典政府没救我照样活过来了,现在按照你们现在的政策救也很难活,主要是因为社保这些真的是压死企业的秤砣而不是最后一根稻草;

5)谢谢员工的支持,今天我刚知道魅KTV的CEO自己和一些高管在疫情结束前不拿薪金,准备和企业一起度过。谢谢你们,像当年我做桔子酒店一样,只要我们成功,我会让你们绝不后悔!

6)感谢信任我们加盟“魅KTV”的加盟商,谢谢你们在我做桔子酒店的时候就就支持我,这次我就算认赔也不会让企业死,放心!另外,我们投了3千多万研发的AI和虚拟现实的东西原计划4月推出,现在不知道要拖到什么时候,我相信这些东西出来之后我们绝对不是高于酒店投资2倍回报这么低的要求了。

7)前两天西贝嚷嚷获得了银行贷款,我这嚷嚷没准也能得到贷款;但我表个态,这不公平,给我我也不要,因为绝大部分不会作秀嚷嚷的企业没有!

8)最后,谢谢总理对我做桔子酒店时写的两封信的批示(链接:第一封信,第二封信),我想说,现在营商环境流程上的事情改善很多,例如办事速度这些都没问题,但是,精细化还很差,我上次写了个《营商环境智商题》就很说明问题,回头我把自己整理《营商环境第二阶段工作》的建议发给您,供您参考。

3

发表评论